女M调教日记——月夜之痕

原创 欢乐缚  2017-04-16 11:24  阅读 11,774 次
恶魔六点_亚文化交友导航平台

夜色阑珊,微凉,肆意地把自己深陷在浴缸里,听「Concerto pour deux voix 」,空灵清澈的声音,不知为何,总让我有种衣锦夜行的错觉。撩水轻抚,兀然间发现两腿的青紫,他们不曾褪祛,倔强傲娇着不肯离开,执着地象那颗时时卑贱刻刻乞求凌虐的心,有多少毅然决然,就有多少疼痛纠缠。

窗外,云漫漫,夹着迷雾,光的影氤氲动荡的样子,一切似乎都显得那么地暧昧…
我跪在地上,感觉地板冰凉,膝盖有一种想要患上风寒的固执,他默不作声,安静如死灰,保留着空间里的那些静谧地肆虐……
空气中的安静让我开始不安起来,眼睛从头帘的缝隙中寻找着,只是眼睛被一些形容不上来的东西蒙住了,眼前一片漆黑,手指本能地伸开,试图想抓住一些什么……

“啪”的一声,那是耳光的声音,清脆而洪亮!
我跪着,手想捂住那忽然而来的火辣,还来不及碰触,下一个,下下一个,巴掌的声音如雨落,接踵而来……
鼻腔里累积的酸涩,声音有些颤抖,开始害怕起来,没有过的那种害怕,到底是什么,我说不清楚……我疼着,咬着嘴唇,内心的不甘和倔强,在和残存的尊严在斗争,于是,开始沦陷,崩塌……

寂静,我轻声啜泣,我细微轻柔地叫着“主人”,我听到那声音里的懦弱……
他按住我的头,我的脸贴在地板上,PP高高地翘着,他分开我的腿,羞辱之极,头上的蒙布,突然被揭开,阳光,刺眼,光线,丝丝摆动如彩虹,我在没被窗帘遮严的阳光下,华丽的颤抖。

我又开始觉得惶恐,我听见了皮带上金属扣子的声音,它就像我口中的空气,要吞噬一切,我侧过头,我瞥见了他的眼神中的冷漠,表情冷酷着像只霸道的野兽,他举起皮带,挥舞着,瞬间劈裂般的疼痛汹涌而至,我死死地咬着嘴唇,皮带像混乱的浮萍贪恋着水面,蓬乱无序,很是招摇。
好疼啊,真的好疼,我开始坠落了,觉得身体无力,腿抖着,身体有些瘫软疲惫地往下滑,盗汗肆意流淌过我燥热的脸,我哭着,喊着,求饶着,头发夹着着汗水屡屡滴,哀求,乞求,扰了一屋子的宁静,他突然停了下来。

我长出了一口气,我以为他累了,我以为他心软了,我开始有些感恩了。
只是他拾起刚刚蒙眼的那块布,狠狠地塞进我的嘴里,我眼睛突兀的看着他,瞬间皮带一阵阵地落下,太快,让人措手不及,我哭着,抽搐,颤抖,发不出任何声音,胸紧紧滴贴着地板,试图寻找着疼痛的支点,心被撕扯地生疼!
我疯狂地在想,如果皮带一直一直,无休止的抽着,我会不会就这样疼得死去,会不会淹没在这片荆棘滴崇拜里,我疼着,叹这,辗转,流离,慌!

心,狂乱地跳着,身上,更痛了,心和身体,心里的人一直在心里,身体的疼痛也疼在心里,半个身子已经无力了,汗水,泪水,口水润湿了口中的东西,两股间的唇瓣湿湿黏黏,阴湿了那欲念,痒爬满了整个水帘洞……
我虚弱地拉着他的裤脚,我拉着他,像是拉住人世间最后的一丝希望,我眼含热泪地望着他,我摇着头,求他别再打了,那表情痛苦令我眩晕,害怕得浑身发抖。

他依旧挥着皮带,并没有因为我无声的哀求而又丝毫阻碍,他表情决绝,只是眉宇间多了些犹豫,我望着他,拦腰抱住他的手,要他住手,他一把推开我,吼着“跪好”声音大而洪亮,皮带,似乎一旦挥落就再没有后悔的理由,仿佛,从头至尾他都是一个局外人,一点也不担心那彻头彻尾的疼痛。
我在皮带中兜转,滚动,不停地,像迷失了方向,疼进了一个迷宫,再也走不尽,跳不出,没有出口,到处都是入口,念,感伤了一地,觉得地板都动容了。

仿佛过了一个世纪那么久,他的手指轻轻滑过我泪眼婆娑的脸,他看着我,又把手放在下面,唇瓣因那抚摸而雀跃,胯间缓缓着呢喃,他抚弄着问,“挨抽疼吗?”
我捣蒜般点着头,一遍又一遍地说着“疼啊,好疼,真的好疼……”
他的手指不停滴变换着节奏,“真的有那么疼吗?现在还疼吗?”
我忍不住痒,娇羞地又摇着头,说“不疼,不疼,一点都不疼…”
空气开始宁静起来,没有任何异常,我虚弱滴靠在他的肩上,任由他时而画圈,时而进入,我说不出,不停地抬着PP寻找着他的手指,我贪恋着这一秒的宠溺,身体贪婪地这瞬间,仿佛潮水一样,朝涨,朝涨,朝涨,却不夕退。
“你在想什么?”他看着我“你是谁?你是我的谁?”
我不说话,只是低下头,样子迷离而沉沦,眼睛垂视着他的手,犹如海棠泣血一般在低低的啜泣。
“我是主人的奴隶,是主人的乖奴”
我的眼神似乎难言,犹豫,犹豫又承担。我能清楚的感觉到脸上所突写的欲望,灼热的让人感到至贱,什么都不看在眼里,我低下头,带着一袭透明的液体,不明踪向。

“跪好,主人绑你好吗?”
“好”我说 ,不假思索。
绳子来来回回,有风,呼啸而过,像似告诉我,在这里,一直左转,是你的归途。
这是令我最悲哀的束缚,最可怕的应允,混合着欲望与生俱来所必须遵从的使用,我几乎用尽了所有身体的柔软,无论怎么用力的撕扯,绳子陷在肉里,而且越粘越紧,呼吸一样依附于我,在我身上落地开花,静下来,似乎还能感受到心脏跳动和脉搏横流。
心,好像快跳出来了,整个世界里好像只剩下我和他,绳子和欲念。那绳子像缠绕在身上的火,撩拨着身体,它轻柔地摧毁着理智,挥之不去,却又欲罢不能,它禁锢了身体,却束缚不了欲望的增长…
“你把我的绳子弄湿了,怎么赔我啊?”他玩味地说着
我羞怯地低下了头,我的身体已在不由地发抖,脸色越发的红润,眼神闪烁不定,左右摇摆像是在摆脱紧缚的燥热。

他任由我忍耐着,走到床上,开始摆弄起手机来,他的双眼忽而明亮,忽而冷落飘摇,看着手机,嘴角扬起,似乎在刷着微博,更新的声音不断响起。
我沉默,不再做声,无力喘息的懦弱,将忍耐发挥极致。
时间仿佛异常缓慢,忽快忽慢的慢,心跳激动,愈演愈烈,似乎预言着何种发生,全身酸麻。

他忽而起身,轻柔的解开绳子,我瘫软在地板上,他望着我,分针秒针滴滴答答!
我望着他的脸,大大的眼睛,无比精致而诱惑,容易让人产生遐想,羞尽一切,让一切晦涩,我爱这若即若离的感觉,也爱这如飞蛾扑火一般的情绪,缠绵,喘息着心疼,我开始有些担心,很担心!
“嚓嚓”打火机的声音响起,一股温暖的味道。他握着我的手“你的手好凉啊,帮你取暖吧”
烛火在眼前跳动,又爱又恨的心,那心里其实住着一只恶魔……那欲念归心似箭,没有任何疼痛可以阻挡……
天渐渐暗了下来,落日挥洒,夕阳的余晖尽情照耀着他的脸颊,时光在这一刻停滞又流逝飞快,他举起蜡烛,走向我,我望着他手里的烛,跳动着,绽放着紫蓝色的烛火,在夕阳的映衬下,烛火显得的摇曳,他点燃着我,点燃这身体,就像点燃着压抑许久的欲望,让人疼痛却也无法停止想要的心。
“烫啊,好烫啊”落在身上的烛泪,刺痛着皮肤,我扭曲着身体,不断变换着姿势,蜡烛落下,听不到任何声音,身体在瑟缩与发抖,额头上的汗珠晶莹耀眼,由内而外的恐惧与绝望,疼得大声地喊着,唤醒者欲望深处的挣扎。心开始越发的颤抖不安,不安加剧着,下一秒不知停留在何处的滚烫令我恐慌,夹杂着下体绵绵阴绯的雨不止,不止!
我用尽全力的哭泣,散布在脸上的汗水令我筋疲力尽,坠痛的身体竟然无缘而起的开始越来越湿润起来,密集而缠绵的,我大哭着,哭声凌乱,丝毫不解疼痛,身体不停地索取,泪水在假意纵横,脑海里一片空白,那红烛妩媚刺痛,我泪奔涌。
他固执地滴着,无论我的哭声多么狂野,挣扎多么发疯,烛泪变得好大,不再轻柔,一滴一滴掉落,他从没问我这样好不好,只是他用蜡烛陪着我的欲望一起疯狂!
“蜡烛好短,这么快就没了,你还没舒服吧?”这话音是冷酷的,冷酷的让我联想起春天。

我蜷缩着身体,我害怕而乖巧地,扑捉着他那一处柔软,缓缓磨动着双唇,头环绕着,手指套弄着,身体散落而轻飘,他温柔滴摸我的头,按着,一下一下,每一下都那么深,触到喉咙,每一下都会有种想呕出来的冲动,瞬间,又是那种忽然的想吐,却被生生咽下的的胀满。
我望着他的脸,他表情忽而善意,我盯着,望见自己在他的眼中的幻影,他放肆洋溢在眼底,撩人般的清澈,他望着我,笑着,脸上绽放出优美的,掩藏不住的牙齿,洁白,他吻了吻我,吻得深情,如同温水般让人难以抗拒。
风,狰狞,把夜幕撕开,夜晚,如此盛大的寂寞,有种出于理智又归于理智的空。我转悲而喜,表情明媚而清澈,忽而,似乎有种难言之隐在胸口集结,泛滥成灾,我低下头,很无声很无声地哭了,他沉默着,静静地听我的哭声,我捶打着他的胸口,像个只会撒娇的孩童,只为得到一颗棉花糖在他面前无理取闹,我能感觉他的心跳同呼吸一样委婉动人,带着灵动而不停地翻转。
他霸道地进入,暖心的温泉,浪潮不断地追逐着那坚硬,摩挲着,那是疼痛的勋章,唇瓣飞舞,舞动着欲缠,舒服地不可饶恕,如幻影一般吞噬着,我渴求那无边的撞击,爱这虚空的填满,无声无息,一浪盖过一浪,悸动,抽搐,泪下……

夜未眠,恐惧是满纸流沙,绝代了一世疼痛!
夜太黑,剪一段月光,解不安的霜!

本文地址:http://kb.nuelian.com/archives/1758
关注我们:请加一下我们的QQ群:扫描二维码,群号:280089935
版权声明:本文为原创文章,版权归 欢乐缚 所有,欢迎分享本文,转载请保留出处!
恶魔六点_亚文化交友导航平台

发表评论


表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