与朋友妻子和妻子朋友的发生的故事(上)

投稿 欢乐缚  2017-05-09 10:11  阅读 1,922 次
恶魔六点_亚文化交友导航平台

有些事情隐蔽而不齿,藏在心底一辈子不想窥知,但每每念及,总有种沉重的负罪感压得自己喘不过气来,所以找个地方不吐不快,在释放情绪、压力的同时也作一番忏悔。都说男人是下半身动物,总为情欲所支配,但人毕竟是有良知道德的束缚,犯了错后内心饱受折磨,终日惶惶不安,生怕哪天纸里包不住火而东窗事发,彻底毁掉两个家庭的幸福以及多年经营的友情。

毋庸讳言,但凡正常的男人骨子里都有偷腥的冲动,但在这个世界上有两类女人最是碰不得,一类是朋友的女人,一类是妻子的闺蜜,所谓兔子不吃窝边草,一旦动了这个念头要立即打住,否则随时都有可能引火烧身,而且烧得连渣都不剩,导致身败名裂,被别人戳脊梁骨,一辈子都抬不起头来。

因此,我以前是从不敢动这些念头的,但人往往无法把控自己的感情,就像老天在故意考验我一般,偏偏是怕什么来什么,与我纠缠不清的两个女人,一个恰恰是铁哥们的妻子,而另一个却是妻子最要好的闺蜜,真的是日了狗了,不然这种经历不会如此狗血。我唠叨缅怀了一大堆废话,大家可能看得不耐烦了,好吧,下面开始进入正题,扒一扒我与这两个女人的禁忌故事吧!

按照发生的时间顺序,先从朋友的妻子“娜”说起吧。当年我在外地上的大学,这位朋友是我的同班同学兼老乡,所以两个人关系一直比较铁,可以说是我为数不多的铁哥们,毕业后我们都回到了老家所在的二线城市工作。朋友考上了公务员,而我则在一家国企上班,混得还算都不错。

朋友的妻子娜在当地一家电视台作专栏记者,身材高挑婀娜,五官精致,虽然称不上女神级别,但绝对是中上之姿,尤其是那双大眼睛明媚灵动,让人印象颇为深刻,性格活泼但多少有些强势。

我们两家经常一起吃饭、张罗着去郊外游玩,但是我始终没有和娜单独交谈过,更没想过有朝一日会与她发生点什么,直到去年端午节那天我们的关系有了微妙变化。端午节我们两家又约着一起去河边烧烤,娜的情绪看上去不太好,在路上与朋友不知为什么发生什么争吵,两人互相指责对方,当时我和媳妇竭力劝架,最后烧烤没去成。

那天晚上,我回单位值夜班,收到一个陌生号码给我发来的短信,说最近有点烦,本来很愉快的游玩最后让我们败兴了,很是抱歉。我意识到发信人是娜,连忙回复说没事,安慰了几句,顺便加了她微信好友。

娜在微信里抱怨说婆婆总因为一些琐事找茬,婆媳关系剑拔弩张,而她老公夹在中间非但没起到调节作用,还总数落责备她不对,所以她觉得十分委屈,特别是生完孩子后觉得更加抑郁,半夜睡不着觉,总一个人哭。 关于朋友的家事,我作为外人真不太好说什么,只是一个劲儿地安慰开导,说谁家都有难念的经,让她凡事看开些就好,不要和上一辈的人斤斤计较。

那天晚上我们聊了很久,我看时间都12点多了,就想早点结束话题,于是半开玩笑地说咱们这样深夜私聊,又发文字又发语音的好几百条,你不怕被老公知道后生气啊?!

娜是个很敏感的女人,见我这么说,就连忙道歉,说是不是打扰到你了,没想到聊得这么晚,赶紧休息吧。我说没事,一个人在单位值夜,就是担心被朋友知道了引起误会。娜突然给我打过一个电话来,说晚上她跟我朋友又吵架了,我朋友竞动手打了她一耳光,她负气跑出了家,除了手机身上什么也没带,现在还一个人在大街上游荡。我听后不禁惊出一身冷汗,心想我这朋友怎么搞的,深更半夜让一个女人在外面多危险啊,赶忙给朋友打电话,希望他把媳妇找回来,但朋友的电话关机,令人十分无奈。

我开着车在一家肯德基找到了娜,想把她送回家,但她坚决不同意回去,见我不停车,尖叫着拍打车窗,还用力撕扯自己头发,真的把我给吓到了,只好把车停在路边。我从驾驶座下来,上了后排车座,挨着娜坐下试图安抚她情绪,结果她一下子就扑在我肩上哭起来,顿时让我手脚无措,抱也不是推也不是,就这样劝了得有半个多小时,她的情绪才慢慢安定下来,意识到这样抱着我有些不妥,很不好意思地松开了手,抹了抹脸上的泪痕,低着头不敢与我对视。

这样的气氛十分尴尬,我问既然不愿回家,那将就在附近找家旅馆先住下再说,娜点点头便同意了。我用我的身份证开了间房,把娜送进房间后正要离开,娜拽住我的胳膊,说这都几点了,要不一起将就下吧,那张床很大。

我听了脑袋轰得响了一下,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大家都是成年人,有些事情是心照不宣的,娜既然这么说,那意思已经不能再明显了。那时候,我应该做的就是落荒而逃,但或许是脑子短路了,我犹豫了一下竟答应了,关上了房门后,顿时整个世界里只有我们两人。我坐在床角用遥控器打开了电视,而那在卫生间洗漱着,那滴滴答答的水声敲击着我的心,都说朋友妻不可欺,我这是在做什么呀,以后还有什么颜面再见朋友,但看到女人映在毛玻璃上的身影,心里蛰伏的欲望就蠢蠢欲动起来。

正当我在内心挣扎时,娜从卫生间出来了,身上一丝不挂,在我的注视下走到床前,扯过被子盖住身体,同时关掉了房间里的灯,只留下电视机还开着。我坐在床沿儿上,身子硬得像快石头。娜说,傻子,你还愣着干什么,一会儿天就亮了。我说好,那咱们早点休息,于是躺下身子,扯过一角被子盖在头上。娜一下子坐了起来,抓起枕头朝我砸过来,说你是不是真傻啊?!

我盯着女人半裸的上身,什么道德良知完全抛在脑后,扑过去将她压在了身下,两个人狂野地吻在了一起,仿佛是一对久违的恋人,而不是偷情的男女。我们的前戏持续了足足十几分钟,当我准备进入时,娜突然说这几天不是安全期,让我戴套子。于是,我下楼去前台大厅的贩卖机去买套子,顺便买了两瓶水。这时,经过外面的夜风一吹,我的欲望渐渐消退,看着手中的套子,又嗅了嗅指间残留的女人气味,这一切荒唐行为恍如梦中,刚才险些铸成大错。我没有返回房间去找娜,而是夹着尾巴落荒而逃,在关键时刻很不讲义气地放了女人鸽子。

那天晚上,我接到了女人打来的N个电话,我没敢接,最后不胜其烦关了机。接下来的几天,娜一直试图联系我,我找各种理由躲避着。但因为我跟她老公的朋友关系,想完全躲避是不可能的。大约又过了一周,朋友带着娜到我家送东西,很严肃地说想跟我谈点事,我一听心里就七上八下,心想我和娜的事该不会被朋友发现了吧?我就有意无意地把目光瞅向娜,而娜的反应很平淡,就像什么事都没发生过一样。

朋友说娜辞职后一直在家带孩子,家里开支全靠他那点死工资,有些捉襟见肘,他寻思着辞职下海,正好深圳有家公司有个年薪五十多万职位邀请他过去,他举棋不定,我是他最好的朋友,所以找我来商量。这种重大的抉择,我还真不好说多了,只是帮他分析了自己的处境,他家来自农村,父母没收入,全家靠他一个人养力不从心,也没什么背景,当公务员确实很难熬出头来。我说,但凡有一点经济需求的,都不适合做公务员。

朋友听了我的话,似乎下定了决心,当时就向深圳那边的公司打电话,我去给他们洗水果是,娜借口过来帮忙来到厨房,抓着我的胳膊质问我那天晚上不辞而别究竟什么意思,以后两人关系怎么办?我说那天晚上犯了错误,但不应一错再错,以后什么都不会发生。娜当时就急了,说放屁,咱们都那样了,你敢说没关系,你要是敢把我一脚踢开,我就跟你鱼死网破,把咱们的事告诉你老婆。我当时正在做水果沙拉,听完当时差点切掉手指头。娜见我的样子,又变了态度,说刚才只是气话,希望我们能做无话不谈的朋友,别总躲着她,我正想说什么,朋友也进来了,兴高采烈地说,他决定去深圳了,先自己一个人去,等稳定下来再把老婆孩子接过去,希望这段时间里,我们能帮衬一些。

我送走朋友和娜之后,瘫坐在沙发上浑身直冒冷汗,非常懊悔那天晚上的荒唐行为,我和娜除了没有突破最后的实质一步之外,其他能想到的亲热行为都发生了,那十几分钟的缠绵前戏是怎么也否认不掉的。这个女人是我最好朋友的妻子,我亵渎、玷污了友情这两个字,真的是狗狗不如的人渣。我还记得跟娜在床上亲热时,她喘息着问我喜不喜欢她,我直接回答说喜欢,说从朋友的婚礼上第一次见到她时就喜欢上了,她那双明媚动人的大眼睛吸引了我。实际上,在荷尔蒙爆棚的情况下,我说出那些话是不过脑子的,但娜或许信以为真了,她当时愣了一下,然后抱着我热情回应,并靠在被子上朝我敞开双腿说:“来,快点让我看看你到底有多喜欢我!”

抛却朋友之妻这层特殊身份,娜确实是一个很让男人心动的美丽少妇,面容精致秀美,一米七高挑身材在高跟鞋和黑色丝袜的衬托下性感惹火,当这样一个女人主动向我敞开双腿进行诱惑时,我那岌岌可危的道德防线一下子崩溃了,完全忘记了私通朋友之妻的后果有多么可怕。我很庆幸当时一个小插曲让我悬崖勒马,我认为只要没突破最后那一步就没关系,但女人可不这么想,娜以鱼死网破对我威胁,我知道这女人不仅仅是说说而已,她性格上有缺陷,被逼急了什么事都做得出来。我感到了恐惧,意识到自己被一条美女蛇死死缠住了。这种情况下,为了避免可怕的局面发生,决不可以与之对抗,只能迂回劝导。

大概又过了一个多月,朋友的辞职申请才正式批下来,他便迫不及待地去深圳公司报到了。我理解朋友的心情,自从娜辞职成了全职妈妈以后,他身上的压力确实很大,特别是按揭了一套房后,每个月不足五千元的工资对这个家庭来说杯水车薪。现在,他当上了上市公司的法务经理,收入一下子翻了近十倍,我心里着实替他高兴。上次他们夫妻吵架后,鉴于婆媳紧张关系,朋友就跟他弟弟商量,把他父母接过去住一段时间。所以,当朋友去了深圳工作后,这边就只剩下了娜一个人带着四岁的女儿。

这一个多月时间我是在极度忐忑不安中度过的,因为娜几乎每天都给我发微信、打电话,我真害怕这种暧昧关系被媳妇或者我朋友发现引发灾难后果,但又不能完全不搭理她。考虑到娜的情绪有些抑郁,而且性格强势中带点极端,我很担心她做出什么不理智的事来,所以就被动地跟她偷偷保持着联系。不过,我跟她约法三章,晚上时别给我打电话、发信息,我害怕被媳妇知道。娜毕竟是一个知识女性,这点还算通情达理,说她最近感到非常抑郁无助,只想有个知己朋友能聊聊天,让她倾诉依赖一下,只要我不排斥躲避,其他什么事情都可以商量。

我和娜聊天的内容很广泛,除了感情、家庭方面的事情还有炒股理财、娱乐八卦以及历史话题,她还给我看她平时写的日记随笔,让我对她的印象有了一个重新认识。娜是一个思想活跃的感性女子,而朋友却是寡言少语的闷葫芦,夫妻二人的交流本来很少,又总因为婆媳不和吵架,久而久之娜就产生了心理问题,所以她也是一个可怜的女人,心里渴望着一个人能把她从抑郁的泥潭的拉出来,而我的出现成了她的救命稻草。

娜问我对她是什么印象,是不是一个很轻浮、随便、不要脸的女人?我知道她指的是那天晚上的事,委婉地说那天晚上确实挺意外的。娜说她第一次见面时就对我有好感,这些年来常在一起走动,那种好感也是与日俱增,总拿我朋友跟我比较,羡慕我媳妇嫁了一个好男人。我忙说我朋友也很好,只不过你放大了他的缺点而忽视了他的优点,这一带着偏见的比较自然不客观。娜没有吭声,沉默了一会儿又问我,是不是她没有什么吸引力,在那样的情况下我丢下她跑了,她觉得自己真的很失败和沮丧。我只是反复说,娜,我已经对不起朋友了,不能一错再错下去。娜说,她并不是一个身体欲望强烈的女人,但精神上却是很空虚,她受不了这种折磨,所以才想通过跟我上床来抓住我能聊得来的知己。

我劝娜说,你精神上空虚难受,不应该找我做你的所谓知己,而要与你老公敞开心扉好好谈一次,我想他一定会有所改变的。娜低着头沉默了好久,说你这个铁哥们还真够义气的,一直替他说话,就不知道人家是否也像你这样讲哥们义气。我听娜的话里有话,就问她什么意思。娜欲言又止,说没什么。我说你肯定有话想跟我说,娜犹豫了一下,说这事你还是回去问你老婆吧。什么,这事还牵扯到我媳妇,我脑子轰得响了一下,心里有种不详的预感,问到底是怎么回事?!

娜随后说出了一件震惊的隐情,她的老公,我的那位铁哥们,竟然暗地里对我的老婆有想法。他对我老婆说了一些暧昧的话,想约我老婆单独出来,但是我老婆直接把他拉黑了。什么,我的好哥们竟然想勾引我老婆?!我心中一下子被愤怒填满了,用了好久才平息下来,问她是怎么知道这件事的。娜说是在朋友的手机上看到的,但没有揭露他这种不齿行为,否则扯破脸这婚姻都没法维系了,不过心里一直是个结,每每想起来就觉得窝火。我的拳头紧紧攥起来,最后又松下来了,心里那个不是滋味。但我转念一想又觉得不对,以我对朋友的了解,他绝对做不出这种无耻的事来,会不会是这女人故意骗我?!

这件事我心里藏不住,如果娜说的是真的,那这个朋友以后绝对不能再交了,所以我找了个机会跟我媳妇说了,我媳妇听完脸色就变了,用手指着我说你没事吧,是不是脑子有病,从哪听来的这些乱七八糟的事情,你跟谁谁谁是多少年的朋友了,他的人品你自己不清楚吗?!我陷入了疑惑,又去质问娜,娜向我发毒誓,决没有造谣搬弄是非,所以这件事就成了一个迷,也成为我心中一个至今解不去的疙瘩。

我所在的企业是倒班制,一般周一都会休息,有次一个人在家给鱼缸换水时,收到娜发来的信息,问我有没有时间,去万达广场下面的超市陪她买点东西,我犹豫了一下就开车去了。我们在超市购完物,娜看了看手表,说时间还早,要不一起去上面的影院看电影吧。我说你家孩子呢,她说在附近的教育机构上幼儿外语,相当于托管,四点半才结束呢。我们就去了影院,娜选的电影,电影是文艺片,又是周一,偌大的影厅稀稀落落坐了几个人,我和娜坐在一个角落,看了一会儿,我就觉得犯困了,迷迷糊糊中就觉得娜在吻我,我打了个激灵,一把推开了她,娜恼怒地白了我一眼,又像皮糖一样粘过来,坐到了我的腿上在我耳边吹气,低声说你少假正经,刚才亲吻时都有反应了,然后拉开了我的拉链。那时是七月末,大家穿的都不多,娜穿的是长裙,她坐上来时我就感到她裙子里竟然没有穿内裤,腿上一片潮湿,也不知道是汗还是其他的,我们两个推搡晃动了两下,身体同时都僵直了,该发生的还是发生了,只不过没想到是在这种场景。我抱着娜的身体慢慢动,紧张地环顾周围,那种感觉无法言会。娜估计比我更紧张,没几分钟身子就狂抖起来,一口咬在了我的肩上。我最终陷入了欲望深渊,为自己家庭的破裂埋下了恶果。

本文地址:http://kb.nuelian.com/archives/1858
关注我们:请加一下我们的QQ群:扫描二维码,群号:280089935
温馨提示:文章内容系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虐恋-情趣指南对观点赞同或支持。
版权声明:本文为投稿文章,感谢 欢乐缚 的投稿,版权归原作者所有,欢迎分享本文,转载请保留出处!
恶魔六点_亚文化交友导航平台

发表评论


表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