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母圈sm经历自述——读研三年和挫折的经历

原创 欢乐缚  2016-10-08 03:07  阅读 3,206 次
恶魔六点_亚文化交友导航平台

读研三年

学业时间安排不规律,研一的时候还算时间充裕。我意识到spank不适合我,虽然打屁股也是性行为的一种,但是过分边缘,方式也太单一,再说我并不是单纯希望给予或者获得暴力。气氛,认同感,还有多样化应该是我想要的,那就是sm啊。

特别注明三点:第一,我没有做过s,只是因为没有遇到过合适的m。女m戒心往往很重,而且我心理和生理都有洁癖。网聊过,但是从未见谋面。

第二,如果我sm的时候,异地的女朋友做了我这样的事,我会怎样反应?我想过,不过马上不想了。她绝不会那样。万一真的发生,我会选择好好谈谈。所有冲突都来自信息不对等。那时候为什么不和异地的女朋友做这种事?和她坦白过自己有sm取向,但是她没有,无法配合,偶尔勉强也完全不对。何况距离是很大的障碍,需要认真维护,更没法考虑这些事情。再后来,我认识到,sm取向是不可以和爱情混在一起,必须分清。否则,二者都会毁了。

第三,我没有同时和两位女生保持过关系,即使是sm这么奇特的事,面对一个人的时候,就全心全意认真相待,是对对方的尊重。sm是一回事,尊重是另外一回事。

下面是三段sm经历,以时间发生顺序为准,都发生在研一研二间。隐去涉及身份的所有情节,只为了理清自己的想法。

(一)

刚打了“第一位是”,就删了,发觉用编号是对人不敬。遇到是缘分,每个人都是独特不可替代,就不用编号,直接说。

她刚进大学,异地,理工科。网上遇到,聊了相当长时间。刚接触sm,我把自己姿态放得很低,很曲意迎合对方。当然现在知道这是不对的——两人初识就不平衡的关系,想他日慢慢平衡,是绝对不可能的。

她暑假回济南,在长清,我过去见面。天很热,开了钟点房。她是第一次见这种情况,很拘谨,我也是一样。尴尬的是,她进门不久就闹肚子,于是冷场好久。对一个很漂亮的小姑娘来说,这应该是对初次见面的人最尴尬的事情了。这大概是日后关系疏远的诱因之一。非我之罪啊。

正式开始以后,她让我跪下,像小狗那样四肢着地,然后驮着她爬。时间很短,因为人体不适合在这种姿势下移动。她戏谑的口气问我:“只有狗才会这样在地上趴着,你为什么这样?”她怯生生的口气让我分分钟出戏啊,她太萌了,我只担心她受到惊吓和伤害,再怎么集中精力也没法真的把她当主人。可见事前再怎么沟通,只要没有磨合好就会出问题。

她命令我趴到床边,用准备好的灌肠器给我灌肠,这是我第一次被另外一个人灌肠。现在还可以清楚的记得她用手指蘸了润滑液插入我身体的那个瞬间的羞耻感。我对皮肤接触很敏感,何况这里的神经本就比别处皮肤更嫩,凉凉的滑滑的感觉。但是,接下来,灌肠很痛,是大量凉水,因为没有“安全词”,无论我跪着怎生哀求,她都不允许我去排空。后来她看我满头大汗情况严重,终于允许了。接着就是spank,不记得用什么工具了,只是疼的快要失去意识,全身都是冷汗。大概半个小时多,就草草结束了。这是和她唯一一次sm调教。

几天后在市中心再见面,一起吃了东西,我委婉请求,想在公共场合尝试“圣水调教”,她断然拒绝。她拒绝的口气比之前的sm记得还清楚。一半是失望,一半是敬意,她比我清楚自己想要的,不逢迎别人的需求。我到现在还做不来。再后来,异地,偶尔联系,起先无话不谈,后来渐行渐远,到了我说话她不回复的地步。她解释过一次,认为她喜欢施加疼痛,我则喜欢被羞辱,所求者不同,那就只好分开了。

现在偶尔还会聊聊,感觉更愿意和她做朋友。但是之前曾经裸裎相见,这朋友做的总是越来越淡。很遗憾,如果当初不是这种方式认识她就好了。

(二)

曾经我理清思路的时候,写过sm的幻想:“我希望我找到主人的时候,能在一个人多的公共场所见面,肯德基麦当劳就是很好的地方。看着身边的人熙熙攘攘的走来走去,可以小声称呼她“主人”,她会微笑应对。会各自要一杯饮料,随意聊聊各自有兴趣的话题,然后,主人起身去洗手间,不经意的拿起来桌上的空饮料杯。回来的时候,递给我,直视我的眼睛,命令我站起来,在这里喝下去。接过杯子,手上有主人体温的温热;环视身边,人们都在做自己的事情,我站在这里,像个孤岛,只有我的主人和我。对了,这个杯子是透明的,我看的到,别人也看得到,大概别人会以为是麦当劳蜂蜜柚子茶吧。然后,我会稍微侧过身,让主人看着我双手把她的圣水,举到口边,一口口咽下去。不敢喝的太快,怕主人不悦。(此处留白,无法幻想味道。)放下杯子,大概会有一会儿失神。这不仅仅是调教,还是一种神圣的仪式。经过这样的仪式,我身体里就有主人的体温和气味,就是主人的奴了。”这种想法发酵过很久,几乎快成了心结了。

此后,在微信附近的人认识了一位来济南玩的姑娘,她帮我解了这个结。网上和她交谈觉得很轻松自在,和她说起自己的这个幻想,她表示不排斥并且好奇。见面在一个肯德基,她没有别的漂亮女生的骄傲,随和的很。因为两人都很害羞,只聊些平常话题。可是她在济南是停留时间不长,怕错过她,本来已经出了门要送她走,我鼓起勇气说想尝试“圣水调教”。话一出口,最坏打算本来是挨耳光或者翻脸了,道歉的词儿同时打了草稿,可是她笑着答应了。她带着肯德基饮料杯去了旁边必胜客,出来递给我以后,定着眼神儿看着我喝了。我握在手里几乎是满的,有体温,因为刚刚喝了饮料所以气味非常淡,闻不出气味,只有轻微的咸味,不觉得难以下咽。幸好是晚上,不知自己脸有多红。我拘谨的用最快速度往下咽,她只微笑着看。我把空杯底转过给她看,她竟然竖起了大拇指给我。这不是sm,只是两个好奇没下限,又气味相投的人之间的尝试。虽然距离理想的环境和细节有出入,可是已经让我足够满足了。和她异地后再没见过面,没有非分之想,现在作为什么都能聊,并且知晓自己一切奇怪秘密的朋友。

(三)

之后还有一位s,或者说是“女攻”。这个是另外一个领域,称为“第四爱”,指女性主动而男性被动的类型,多伴有sm行为。地理位置比较远,和她有过三次sm调教,内容完全一样,都是灌肠,用手指或者工具插入我。虽然没有过前列腺高潮,但是无限趋近于那种状态。这导致我对“前列腺高潮”产生了兴趣,自己独处的时候,试过用工具解决,但是体质受限,总是差一些达不到。她人很温柔,一直单身,“第四爱”的取向并没有困扰她,我向她学着好好面对自己喜欢sm的事实。只是,sm中,她会讲一些男性对女性讲的话,这让我有种性别转换的错觉。

真实的sm经历就以上这些了,大家都在求学路上,奔向不同的城市,只能渐行渐远。sm的字母圈在特定网站,比如微博和贴吧,看起来声势很大,人数很多,其实是标准的少数,统计上的“幸存者偏差”而已。绝大多数人不理解更不喜欢,遇到同好很难,找到合适的更难。

还有三位见过面,但是没有任何sm调教的姑娘。

一位是本科女生,她耐心听我描述过我的状态表示理解,但是不接受,开玩笑说这种爱好是“属狗的”,有鉴于她是极端狂热的动物权益保护者,尤其是猫狗权益的捍卫者,这句话没有任何侮辱性,只是觉得好玩。

还有位是豆瓣小组私信认识的,在山师东路一个咖啡厅见面。这是我至今唯一一一次去咖啡厅,和我的生活方式和习惯格格不入的地方。她五官接近于完美的漂亮,性格非常强势。我自己是话唠,且受过专业训练,可是在她面前竟然完全插不下嘴去。她不停的讲她的观点和经验,我礼貌微笑聆听。在这么不习惯的环境里坐了两小时,拘谨之外,有些僵直,加上谈话开始就措手不及的被大信息量淹没。看美女是审美享受,但是谈话质量很受限制也是事实。事后,她说:“看你一直很紧张,我无力安抚你的情绪,让你镇定下来,所以,只能拒绝你做我的m。”这个教训适用于许多场景,以后和初见的人谈事儿,一定要尽量放在自己熟悉环境,以维持谈话的主场优势,至不济也得放在双方熟悉程度一样的环境。否则,自己就会变得不像自己了。

此后,有快两年时间没有接触过sm。因为我太忙了。第三位是在几天前,我在豆瓣更新这篇文章的时候认识的女孩。和她聊了四个小时,事无巨细都谈到了,甚至描绘了调教的具体操作模式。但是她最终还是放弃了。原因太多也太复杂了,双方都抱着苛刻的条件寻找,在这个小圈子里,注定难以找到。

挫折的经历

对sm的所谓“字母圈”来说,人人都渴望合适的实践对象,但是人人都有不安全感,于是人人都在试探,人人都谨慎付出。我对许多人是有偏见的,他们总搞不清状况,分不清游戏和现实的差别,因此不懂得尊重和自爱。对sm这件事本身有好奇心和热情,那么,你的相关经历就绝不可能是一帆风顺的。讲讲自己遇到的各种挫折,博读者一笑,也希望能避免后来人在同样的地方跌倒。
(一)

在我主动找主的一段时间里,在某群注意到一位坐标一样,备注为S的姑娘。加了以后,发现姑娘的扣扣签名关于佛学和传统文化。我当即表现出极大的热忱,以为有共同爱的话,至少会聊的很和谐。

哪知道,这姑娘开口雷死我了。她自称电视台主播,开口“公狗”,闭口“贱奴”。也不知道为何一开始就骂我。我以前也是学播音的,这个专业很忌讳污染自己的语言习惯,这么讲话怎么可能是播音员。

我说,我是来求调教的,可是咱们先聊聊吧,喂,你也喜欢佛学吗?她很激动的问我:贱狗,你的《忍辱波罗蜜》修到第几层了?

我当时就傻了。佛学又不是练乾坤大挪移,还可以量化? 如此一来二去,完全不在一个平行世界讲话,只能放弃。

【百度百科云:忍辱波罗蜜,佛教术语。能助众生究竟解脱渡至彼岸的忍称作忍辱波罗蜜。】

这件事给了我一个教训:别和对自己毫无尊重的人交流,这样既不会赢得尊重,事情也不会有结果。应该在一开始就及时止损,结束谈话。

很多m应该都遇到过这样满心优越感的S,带着不知从何处来的自信俯视他人,他们觉得m都是可以被随意侮辱的,但凡m都该跪舔自己。

遇到这样的人,我建议大家不要争辩,立刻远离。让她们生活在自己的世界里比较仁慈。

(二)

微信,一位姑娘。的确是我先勾搭对方的,可是十分钟后,对方直接发来掀起上衣的45度自拍是怎么回事?并且配画外音“想吃吗?”我想你个大头鬼啊!我当场吓尿了好不好!

镇定以后,我问,你不怕坏人吗?对方说,这有什么?不怕。

我当然删了她,她不把自己的身体当回事,又怎会在意我?

这对我也是警示,此后我找主的时候,学着把自己的姿态和对方放平。如果我不尊重自己的话,也不能指望对方喜欢我。

(三)

一个网名为“济南XX高贵主”的女性,签名大概是“周三周四有空,贱狗来预约。”

我不赞成收费女主。不仅是因为我作为学生囊中羞涩,而且那本质上是性交易,会伤害女性。我找她讲话的原因不是因为收费,那我管不着,而是她QQ名片展示的,是几个男性接受调教的照片,非常清楚的五官。

我询问她这样做是不是征得了他们的允许,并且建议她删掉,这样会伤害那些m的名誉。她问我是干嘛的,我骗她说我是网警。

故事的高潮来了——她像打了鸡血那么开心说:“谢谢你!你让我知道我有挑战一切权法的能力!”“我已经不畏惧一切了,我不怕你。”“我不会删照片,我要挑战他们。”

我默默下了,没法讲理。

这事儿告诫我们:许多人不可以常理测度,不要轻易留下照片,想拍照要用自己的手机,处理过再交换。保护自己名誉的事情,只能靠自己负责。

(四)

前些天有私信,只有一句话,直截了当问我,是情侣还是单,要不要参与在济南本地的一场群体的%¥#*&。我回复说我是男生,一个人。对方回复表示惊讶,然后炫耀他们人多,很“热闹”,说只要情侣或者女孩子。我回复:我很想去,但是现在做手术来不及了~~~

我当然不想去。

我很怕在人前裸露身体。我喜欢游泳,但畏惧游泳池的热闹,怕在池子里上上下下那几十秒的尴尬。幸好这座城市有夜游的处所。

不懂一群人在一起,“多”和“群”的乐趣在哪里。

成功人士应该以占有更多的社会资源或者资源分配权为乐。可是身体这东西,占有的越多,自己失去的也越多。不可能人人都和你作灵魂交流,你也装不下那么多人反馈来的感情。自己原本的审美,敏感和渴求都会被磨钝,人会黯然。

不过,选择这种玩法是别人的权利,按照“私密、自愿、安全”的原则,也没什么。

不过,另有一位男生,来的私信只有三个字符:“爸爸!”我既不是S也不是弯的,这个称呼几乎毁了我对我未来孩子的幻想。我只能回复:“你认错人了。”

我不反对在这个游戏里面加入“伦理哏”,这依然是“私密、自愿、安全”的原则,而且有可能是刺激最大而投入成本最低的。就是理解不了对陌生人这样做的快感在哪。

最让我生气的倒不是被乱称呼,而是这位发信前根本没有好好看过我的帖子!我是男生,是m,天生的。

(五)

某些S有奇特的共性。有S读帖后加我,其中几位口气非常不友好,他们都具有以下特征:

1,一开始就“查户口”,挨个问所有自己有兴趣的问题。并且这种提问不是双向的,因为对方会无视我的所有反问,仅仅专注于提问。(可能会用几个字不耐烦的从我的问题中挑一个回答,然后继续交浅言深。)

2,在三回合内要照片,并且在我发照片后,无视我要照片的要求,继续提问,提问,提问……我长得很像Siri?

3,在基本了解以后,开始用居高临下的欺辱言辞。在被我礼貌拒绝以后,消失或者出言不逊。

4,用“装”、“清高”、“迂腐”、“废话多”、“读书读傻了”来评价我。

一位S姑娘和我讲:

“你别装清高。你对我应该是什么态度?我觉得你应该求我赏你?”

我回答她:

“感谢你读我的贴。可是咱们观念不一样。确定关系以前是平等的。我的确是m,可还不是你的m。我是男生,可我不觉得街上的每个女生都是我女朋友。尊重是相互的,否则什么都没法谈。也许你娇生惯养,养尊处优,也许你貌美如花,家财万贯,也许你生活中习惯被异性照顾和容让,网上也习惯被m追随服从。可是我不是其中一员。想让我臣服,至少要表现能让我钦佩某一方面吧。”

还有人上来就问:“你是什么奴?”大概有猫、狗、刑、性、口舌、家具之类奇怪的分类,最极端还听说过阉奴的。种种定义非常严格反复,让我这样天天和书本打交道的人都眼花缭乱。

搞定义倒也没什么,但有人以定义为绳墨,限制他人。稍微和自己心目中的理想化概念不合,就被冠以“伪S”、“伪m”的称谓。

我很理想,很简单——遇到合适的人,就多做点,多用点心。如果对方不尊重自己,那就少用心了。

这件事本身就是一种性行为——所谓“无性调教”是绝对的不可能存在的!

人体的大脑,是人身上体型最大也是最重要的性器,即使丢了下半身或者半身不遂,大脑也会提高其他部分的敏感度来起到替代作用。只要刺激到了大脑的这个区域,那就是性性wei。

由轻到重可以分成三类:

第一类:“人面桃花相映红”。合适的人合眼缘,相互对视片刻就觉得一起过了一辈子。

第二类:“罗衣解处堪图看”。没有实质接触,但是已经裸裎相对。

第三类:就是“花开堪折直须折”,最直接的接触了。

所谓无性,一般是以上第二类。

这就是个性游戏,没必要高尚化或者粗俗化。只是性很神圣,所以必须和爱人或者绝对信任的人进行。

(六)

过几天有考试。考试这件事,和信心有很大关系,但愿能顺利。我对自己学业的水准挺有信心,可是换到与m有关的事情上,基本是“永远不相信美好的事情会发生在我身上。”

前几天晚上,有位朋友圈照片看起来很漂亮的女生主动加我。问因何缘由加我,她说“不认识”。

我正刷卷子,很紧张,粗看她朋友圈,见有成箱的酒,就回复说:“是酒的代购?我不饮酒,抱歉。”然后对方表明身份,说是看到这个帖子加我的。然后表示:“就这样算了吧。”

我目前表示很遗憾,对方的确非常漂亮的;只是,我从没寄希望于会有同好主动加我。而且,我也没法去做详细解释和道歉,因为已经被删了。

这事教会我的有:

第一,陌生人说“不认识”的时候别以为真的是没有缘由。

第二,别随便猜对方是做什么的。就算我很没信心,以后也不会再猜。

第三,漂亮女生是稀缺的,她们的耐心和兴致相较普通人,往往是减半的。美丽是实力的一种,有实力的强者面对可供选择的多样化资源的时候,不会,也没有必要保持耐性。

以上,有些是原本就晓得的,只是今晚真切感受到。

nanm

本文地址:http://kb.nuelian.com/archives/316
关注我们:请加一下我们的QQ群:扫描二维码,群号:280089935
版权声明:本文为原创文章,版权归 欢乐缚 所有,欢迎分享本文,转载请保留出处!
恶魔六点_亚文化交友导航平台

发表评论


表情

  1. 夜
    【一年级】 @回复

    我喜欢你写的文章耶。这个要怎么看联系方式啊。聊聊吗。嘿嘿。我的游戏。[email protected]。因为加我QQ要答案。我忘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