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母圈sm经历自述——读研和三个问题

原创 欢乐缚  2016-11-02 00:07  阅读 3,513 次
恶魔六点_亚文化交友导航平台

370
自伤与渴望【字母圈sm经历自述】 三个问题

寻找主人的时候,我经常被人好奇的问及以下三个问题。这都是让我费神的终极问题,在此一一作答。

问题一:我为啥还在读书?

在网上,偶尔遇到陌生人的时候,对方总会充满好奇甚至略带鄙夷的问我:

“你这么大了,为什么还上学?”

“你读这个专业有什么用?”

“你怎么还没结婚?上学耽误结婚可不好。”

“这个专业毕业了能找到什么工作?”

“你家里人怎么也不着急?”

一开始被问这种问题,我都能感觉屏幕另外一端,对方审视的目光。我会惶惑的解释:“第一blabla,第二,dadada,第三……”仿佛我真的做错了什么。

现在,我对这种问题习以为常了。一般我会简单地说:“哦。”友好一点的话,我会说:“我挺喜欢(擅长)做学术工作的。”遇上不友好的,我会讲:“我爷爷活了100岁啊。你知道为什么吗?因为他从来不多管闲事!”

被问得多了,我才感觉有必要解释一下——

第一,我不谦虚也不吹牛的讲,我比绝大多数人聪明,也比绝大多数人有耐心,并且比绝大多数人能吃苦。对,做学问是冷板凳,生理上很苦,远胜搬砖。至于证据么:大多数人没有读长篇文章(一千字以上就算是长篇了)的耐心,也缺乏对文字的理解能力。

第二,我家并非大富大贵,但也衣食无忧。读书人没有为温饱奔波的,这是需要专注的事业。而且,学历和能力是紧密相关的。那些反智主义的心灵鸡汤,诸如“博士给小学毕业的老板打工”,“比尔盖茨中途辍学”。那是极少数,大多数没文凭的人都在搬砖。学历给人生带来的稳定和对不可测因素的减少,是别的任何东西都替代不了的。朝不保夕的操心和劳累,对高学历人才来说是不存在的。实际上,也没有哪个工作能完全保证每周两个整天的工作,其余休息外加寒暑假。

第三,我喜欢求知,我对什么都很好奇。你努力工作就该领工资,这是必然的因果联系,其中只有成就感。我读书,和那些无法谋面的人交流的时候,除了成就感,还有好奇心被满足的快感。

有人问我这个专业有什么用?现在看完全没用。勾股定理被发现的时候似乎也没啥用。所有的自然科学和人文科学成就,都是一点一滴积累成的。你每天搬的每一块砖,都是为城市建设做贡献。也许那栋楼你住不起,可是你可以看着别人幸福的搬进去。这是学术研究的意义。

引龙应台先生的话:“社会就像一个巨大的滚动着的车,总有人在里面自顾自地行乐。所幸的是,总有人探出头来看看这辆车究竟跑在哪里。”

我们搞文史研究的,是希望大家别跑偏,别忘了当初为何起跑,最后又想去哪里。

【我是文科,大概绝大多数理工科研究也有相同或相似的目的吧。】

还有一部分人,听说我自诩读书人,为表亲近和认同感,表示自己虽然很忙,没有空读书,可是听广播看电视不少,经常上网看信息,朋友圈和空间天天刷个不停,因此认为自己博闻强识。坦白说,我对这种人无法表示任何认同感。大家都很忙,看书少很正常,没必要装作博学。

脑袋装满了垃圾信息和空空如也一样糟糕。网络和电视等等媒体对信息是经过某组织精心筛选的,还充满了商业味道。而书本,从撰写到校对再到出版,层层把关,纸张运输和售卖的成本会限制它的质量,让它少说废话,不至于那么不靠谱,至少,比大多数媒体要可靠。再说,获取知识就得用工具书,目录书,这些都是媒体不具备的。缺了这一环,你获得的所谓“知识”都是松散的,无法对你的人生起到实际帮助。

比如“百家讲坛”,对我而言,其中讲文学的内容基本是在说书,史书上三言两语的话,被学术明星讲得天花乱坠,就像亲眼所见。商业运作没有不对,可是,你因看这个节目,就来和我冒充自己也很有知识,那我就表示&%¥@#……

问题二:我为什么选择作m?

我是m,是我的性取向,意味着我对异性的看法和冲动与大多数人不同,而且,对于疼痛等外在刺激的反应会有不同的体验和应对,请注意——我说是“不同”,没说“错误”。

绝大多数男性的冲动,都反应并且集中在视觉听觉以及升值器,而我,视觉听觉味觉都一般重要,而且,和女性相似的,我对触觉的反应更敏感。

小时候,我误以为我仅仅是怕痒而已。直到本科的某一天,我在教室写卷子,一个女生开玩笑的站在背后拉了我的耳垂,当时我的手就握不住笔,任由笔落在桌上。那是在我精神极度紧张的情况下,没有被吓到,而是在一瞬间被触摸给格式化了。那一刻,我可以用耳垂感觉到她拇指和食指的指纹。

这不代表我和别人有什么不同。就像大多数同志和拉拉,不管是不是在柜中,都能很好的应对社会生活。人类的理性会好好控制住自己的,如果真的有那种把Sm习惯带到日常生活的人,那只是说明此人个人修养有问题。即使你的笔直的异性恋,也对nvelian绝缘,你也不会对身边遇到的每一位异性都存龌龊念头。

这种人真的是有的。经常可以在群里看到,有人说:

“我在XX路,XX酒店,自己一个人有时间,附近有主/奴没有?有的小窗。”

“要个1x或者2X以下的/听话的m。”

“有没有XX省XX市的?收费的也可。”

“发图,爆个照。拍个XX的部位发上来。”

我不是针对某个人,我是说,上面的诸位,都是辣鸡。

如果我走在街头,陌生人递给我一个包子,我肯定不敢吃啊!一个陌生人找上门来怎么敢轻易接受?

上面这些人对陌生人的门槛如此之低,或者根本没有门,令我怀疑他/她们的大脑中除了激素是否还有别物。

问题三:我是不是单身?

不是。

我现在有女朋友,她很好。她不是S,但是她对我来说,还是很好。

那她知道我是m吗?

知道。但是无法配合我。

那我发这个帖子干嘛?

前段时间压力太大,所以想写下自己的经历。

那我有没有别的想法?

有。我在寻求合适主人,希望能谋求稳定的主奴关系。

我知道大多数主都会介意m不是单身。那么,我选择等待。我可以做的只能是不让女朋友知道这件事。

我这样是错的,很自私,很糟糕,非常无耻,罪该万死。道理我都懂的,省的看到这里的吧友回帖骂我。

但是,目前这种渴求让我没办法保持自己的道德准则。

我现在很犹豫,在摇摆不定,如果有谁愿意试图和我聊聊,帮助我摆脱这种局面,我也表示万分感谢。

调教是交流,但是和“深刻”、“严肃”、“神圣”、“净化”等等褒义词完全搭不上边,这就是性行为的一种,是中性的。是很舒服,会给人深刻印象,指望这个“刺激灵魂”是没问题的,可是“触及灵魂”什么的有点儿过了。

我反对神圣化或者妖魔化这种行为。我在相关论坛看很多人歌颂赞美这种行为,认为这种事儿有某种神奇疗效。我很羡慕他们遇到了很好的人。就像下馆子,有的菜吃完就想唱歌,有的菜闻一下就想砍人,和“吃饭”本身没关系,只和厨子有关。我会称赞某家馆子不错,可是不会赞美“吃饭”这种行为。

赞美sm会给在圈外徘徊的人某种错觉。因此反对。

如果你的伴侣给了你这么好的感受,我很羡慕你有位好厨子,我还在找我的。

说一下我对理想的主人的期望吧。

希望她(必须是“她”),爱干净,分得清Sm和日常生活的界限,除了这件事,还能有别的共通点可以聊。最最重要的是,希望对方能有某种素质或者能力能令我钦佩或者仰望。(我希望自己遇到的那位合适的主人,身上的某种特征胜过我。这样的话,调教就不是单纯的角色扮演游戏,而是发自我内心的臣服。)

以上,就是所有自己的sm经历。越打字越慢,一万来字打的手疼。本文开头,我想像卢梭的《忏悔录》那样——想不清楚的事儿,写下来就会变的清楚。现在事与愿违,我仅仅是更清楚的看到了自己纠结的地方。我忏悔,但是没后悔。

我知道这帖子太长,连作为“厕所读物”的资格都失去了,毕竟便秘不是常见病。感激能有耐心读到这里的读者。

我不喜欢很多网络文学的文风,好好的一件事讲的支离破碎;更不喜欢大多数人的阅读习惯,如果不具有“犀利、简短、搞笑”的文章就不看,因为没有阅读快感。这样缺乏耐心,最终会毁了中文的。读者,也是作品的一部分。

有些读者选择了私下加我,探讨一些心理学和教育学的专业内容,这让我很心虚。我的专业不在这个领域,文中谈及的都是粗陋的见解,让大家见笑了。

总结一下,我暂时还放不下sm这件事,还要试图寻找合适的能现实的伙伴。觉得心上有个坑,现在没有填满,以后什么时候会被填满并不清楚。这是生活的奢侈品,却不是生存的必需品,有的话当然好,没有的话,也可以忍耐。

我还在求学路上,也在继续认清自己的路上。

 

自伤与渴望【字母圈sm经历自述】一切都是经济学

有关对“字母圈经济学”一些想法。

“经济学”,在大学是个一级学科,【百度百科】解释为:“经济学是研究价值的生产、流通、分配、消费的规律的理论。经济学的研究对象和自然科学、其他社会科学的研究对象是同一的客观规律。”

我再精简一下——经济学是合理优化资源分配,使产出比最大化的科学。经济学是,但绝不只是金钱的科学。它关系到社会生活的所有方面,“字母圈”也包括在内。

这不是学术讨论,所以我随想随说:

第一:这个题目就是为了过滤那些对未知事物持固有偏见的人。

《论语•雍也》:“中人以上,可以语上也;中人以下,不可以语上也。”我遇到过很多莫名其妙的人,他们对于迷信和愚昧的偏执就像布鲁诺对日心说的执着。他们不可以交流,不可以谈判,不可以讲理,不可以理解或被理解。我在他们眼中也同样如此。

坐在教室后排的熊孩子,不可能理解前排优等生得“三好学生”的快乐;

生活在精英阶层别墅区的人,不太可能轻易和乞丐交谈,自然不懂他们的疾苦;

法国人不懂我们读《红楼梦》时的心旌摇曳,我们也不懂他们看《蒙娜丽莎》的目眩神驰;

“字母圈”的女性,也不可能轻易理解作为“绝大多数”的男性,寻找伙伴的犹疑和艰难。

夏虫不可语冰也。

网络把那些原本在生活中碰不到面的人硬生生扯到了一个圈子里,而且是个女少男多,差距悬殊的圈子,一幕幕悲喜剧就上演了。无论角色,这里永远都是女性占据主导地位的,就像现实社会是由男性权利分配资源一样。

占据卖方市场,深为供不应求的稀缺资源,意味着你有更大的主动权选择“优质客户”,更有可能(仅仅只是“有可能”而已)找到适合自己的人。这并不意味着你有资格在这个过程中轻贱你要选择的对象,伤害那些愿意接近你的人。

一旦你选择改变自身策略,在人格上贬低他人,你就在削减自己的资本,至少“真正被尊重”、“真正被理解”和“真实的交流”三种回报都离你而去了。

如果你称呼萍水相逢的男生“贱狗”,为口舌之快跳过了交流环节,那对方也会视你为发泄渠道,你会失去“真正被尊重”;

如果你只提问题要照片,对m的疑问与合理请求视若无睹,那你的好奇心会被满足,但你在m心里会坍缩成一个符号,“真正被理解”与你无缘;

如果你习惯抛出问题,要求m把自己的一切细节都解剖好,摊开来给你瞧个清清楚楚,然后再决定是收下还是转身离去,那就别奢求“真实的交流”了。

这是一篇仅次于我学位论文的长文,能读到此处的人应该都是很有耐心的人。如果我能有自己的主人,我希望她至少是有耐心读懂我的人。

在豆瓣和贴吧更新过程中,我收到过很多明显来自“小学生”的回复:“看不懂。”“楼主总结到一百字吧,。太长了。”“楼楼闲的。”“话太多。”其中甚至有来自于管理员的评论,很难想象对信息握有生杀大权的人还是个浑浑噩噩的孩子。“孩子”可以了解这些,但是不该去触碰。做到“管理员”太可怕了。

我还荣幸的被一些同好加扣扣,有男也有女。绝大多数都非常友好,和他们聊让我受益。不过这不是感谢信,我只写让我不爽的人——

第一位,是女孩,原本版聊的挺好,然后私信,就加了扣扣。时常聊聊,一切都很和谐。直到某天,我在做“社会工程学”中,检测了所有好友的扣扣信息安全,发现她的群信息和旧密码有泄漏,当即小窗告知,说明让她注意改密,别再用这个号和陌生人聊敏感话题。这个圈子被要挟钱财身体什么的不算新闻了。

她问:“什么情况!”我说明之后,她竟然说:“那我是不是得防着你了呢。”当时我就蒙圈儿了。真有心加害她的人怎会主动告知?我答:“不知道您怎么理解。”然后以忙为由下了,因为还有好些人要检测。

一小时后再上线,发现自己已经被她删了。

我私信解释,她回道:“我不接受你在毫无解释的情况下丢了一句话就跑了,你去找懂你的人去吧”

这怪我草率,好心出岔子。不过,她的神逻辑也让我心塞,自问平时对她没有怠慢之处。

第二位,是个女孩,艾慕。

和所有主动加我的姑娘一样,她也是异地的。

她用了一个小号,小到连月亮都没有,干净到没有空间,就连生日和属相都是乱写的。她和我倾诉了很多不快,我应答了很多,码字到手痛。气氛都很好,直到我提出要求说:

“我这是最常用的大号,你介意不介意用你的常用号加我?”

我不记得她编了一个怎样离奇的理由拒绝我,只知道她之后再也没有上线过。

第三位,是一位女s。我对女s都很有好感,因为自己会不自觉地代入m的角色。虽然知道她是异地,但是还是愿意回答她提的各种问题。

当一个人习惯你的殷勤之后,轻微的怠慢就变得非常扎眼。那天我在忙,她表示非常不满,讲了很多无礼的话,包括:“你怎么敢这样和我讲话?你不就是是一条狗?”

当时我就震惊了,就像令狐冲发现自己的师父是个伪君子一样。一个人突然展示的真相比谎言还锐利。

对我好的人,我记得特清楚,对我不好的人,我也永远都忘不了,就是这么刻薄。

轻仇之人,必定寡恩。

第二:缺乏耐心会节省时间,但是会减少获得优质资源的几率。

这个规律适用于任何角色。

经常在群里看到如下发言:

1、“招素质m,有素质的来,没素质的滚。”仿佛在说“因为我是个虔诚的穆斯林,所以这猪头肉少放花椒。”

2、“优质男m求女主人,喜欢##、##、##、##,不玩暴力血腥,什么都行。”仿佛在说:“因为我是个男的,所以来个女的。”

3、“XX主招奴,要求奴性强,听话的来。”仿佛在说:“自暴自弃的人形玩偶请联系我。”

4、“有偿调教,有调教室。X00元每小时,加XXXXX..” 仿佛在说:“我是鸡。”

插个笑话——柏拉图说“两脚直立全身无毛的就是人”,于是他的学生奉上一只拔光了毛的鸡,说:“老师,您说的‘人’来啦!”

我不歧视“鸡”,也不歧视有偿。相反,我很主张性服务合法化,这样就有了卫生检疫和税收的合法理由,而且可以保障双方安全。不是因为这事儿高尚或者卑劣,纯粹是因为它的存在不易抹除,因此要求得伤害最小。

黑格尔那句被滥用的“存在即合理”总被当做这种事儿的理由。实际上德语的上下文意思是“凡是客观存在的事物都有其存在的必然原因”。“合理”是“有原因”的意思,和汉语的“合情合理”两码事。否则,强奸、抢劫和谋杀也成合理的了。

我自己,绝对不会选择有偿主人,此生也不会pc之类。眼前身为学生没有闲钱,以后有闲钱了应该也不会。除去安全问题不谈,最令我无法接受的是,sm这种严肃炽烈的感情本来就来之不易,报之以金钱交易,倘若日后相遇真心的人,也分不清感情的真伪。

我选择摒弃质疑自己判断力的痛苦。

第三,我要说俩事实:

1,这个所谓的字母圈,八成以上的m都是男性,其中九成以上是在尝新or骗炮。一个人当然有尝试新鲜事物的权利,但是真正的m,是生理上对疼痛和压力有特殊反映的人。

前些天看到微博上有位女s说,自己原本非常信赖和欣赏的男孩,原来一直在骗自己,他有女朋友,但是一直隐瞒。后来女s发现了,伤心的表示终止关系。

这种戏码经常上演,我不是单身,有女朋友,所以,希望能和未来的主人保持安全稳定的关系,这一点我会在一开始就认真讲明白。

建立在欺骗基础上的感情,属于先天不足。虽然大多不是求白头偕老的关系,可是任何人都不会愿意轻易吞咽包藏危机的果实。

2,被情侣之外的男性调教的女m,原本都可以选择过得更好的。雄性动物都有占有欲,她们缺乏的仅仅是和爱人交流的勇气。

要是女m单身怎么办?赶紧的去找位男朋友啊!m属性的姑娘一定是温柔可爱的,怎么可能一直单身。

许多所谓“大叔”,拥有丰富人生阅历和时间堆砌的知识,最可怕的是,他们对女性心理弱点了然于胸。他们可以轻易让一位姑娘开心,孤独,无助和恐惧。就像我可以让我的狗摇尾巴,翻身和握手一样。人与人之间的区别就像人与狗之间的区别那么大。

我劝解过一位姑娘,让她别把大好青春花费在一个有妻室的老男人身上,何况他给的那点儿钱根本就无法和青春相提并论。她期期艾艾,说就是离不开。我只能叹一口气。

希望那些女孩m知道:“大叔”老男人有的,小男孩早晚都会有,等待的过程很美好。我没有大叔们的人生阅历和胡子拉碴,不过我有比他们清楚的脑袋,就是我的皮肤质量太好,不容易被看出来。

不想投资,只接分红吃干股,这意味着你需要用其他更宝贵的东西做担保,承担资本运作中的风险。那些风险恰恰是你万万承担不起的。

第四,关于感情和sm。

之前帖子谈过,现在忍不住重新说一下。

简单粗暴分三类:

第一类:

如果是和爱人一起探索各种新方式新工具,俩人都很喜欢,那是皆大欢喜,王子和公主过着“噼里啪啦”的生活。

第二类:

如果是单身,无牵无挂,那就去寻找合适的实践对象。

优势是不担心什么道德谴责和事后自责。劣势是无论男女,偶尔都会对有过身体接触的人动心,何况是这么强烈的刺激。

劣势是,往往会忘记自己和面前这人见面,只是说好调教,怎能妄动无名?他(她)对我可是一般心思吗?有了这种妄念,一旦得不到满足,就会出问题。何况,如果是轻易的约调,又如何保证婚后双方都能对伴侣放心?能确信能给对方足够新鲜感?能不再去约?

百度百科给sm词条的定义是“虐恋”,我很不同意。大多数人,只有“虐”和“自恋”。

第三类:

如果自己的伴侣不感兴趣,如同我,会去找实践伙伴。我前贴已经自责过了,道德上绝对是错误。这里只说事实:这对我来说,是不同的感情。对主人和对女友,是完全不同的两种认真。我也不会许下自己不能达成的承诺。

这对我来说,更像是心理上的一个缺陷,我希望有主人能帮我填上,让我能平静下来,能完整,能在某一天感觉自己重新健全,不再想被折磨。

总的来说,这种感情不是“虐恋”,更像是“宗教”,能让那些觉得自己有“原罪”或天生有缺的人,重获安宁。

宗教也是一种道德,道德是种经济形态,是适应某一时间点的道德集合体,被仪式性和神圣化了。

本文地址:http://kb.nuelian.com/archives/723
关注我们:请加一下我们的QQ群:扫描二维码,群号:280089935
版权声明:本文为原创文章,版权归 欢乐缚 所有,欢迎分享本文,转载请保留出处!
恶魔六点_亚文化交友导航平台

发表评论


表情